村口薛大爷

神不在的第十年
为自己而写

【司普】不可见(1)

☆牧师司x吸血鬼普

夜晚总是静的像一潭死水,偶尔能听到成真旁边小溪的叹息,为这个愚昧糊涂的小镇叹息。
几户人家门口挂着破破烂烂的油灯在城镇散开几处光亮,对于浓浓的黑夜来说还是如此渺小。
并非是因为这个城镇足够安全,而是因为即使巡视了,这个城镇里的人还是会莫名其妙的失踪几个。
有些奇怪的非言流语传了出来——
“最近,城镇开始有人失踪了。”
“就是那位柚木牧师上位开始的啊……!”
“胡说八道……肯定是因为有可怕的恶魔,来,来慢慢的把我们镇子里的人慢慢的吃掉啊!”

柚木普披着那件漆黑的斗篷走着,斗篷里还穿着自己曾在国中就读时候的校服。按他的话说:“在这种破烂地方,有件这样的衣服穿就不错咯?难道还有挑三拣四的权利吗?”

他拉低了斗篷的帽檐,在黑夜里也不能放松警惕。他清楚那个巨大的教堂在哪里,因为那里曾是……把他的亲弟弟处决的地方。
吸血鬼在夜晚精力充沛,格外的活跃。柚木普仅仅是脚尖一点就跃上了房顶,随即他拉紧了斗篷,猩红的眸子打量着四周有没有人类的目光。
片刻,他张开了翅膀,巨大的蝠翼,翼膜末端像是被用火烤一般的残缺,然而据他所言这都是天生的,是否真实仍然有待考证。
他是明智的,若是在地上起飞难免会有起夜的人类看到这幅怪物的模样,自己的狩猎计划就也泡了汤。若是直接在房顶移动,脚步声更会让这些心神不宁的人类又搞出什么庞大的革命战争。

柚木普降落在教堂的门前。

教堂内,牧师的笑容愈发开朗,像是即将得到玩具的孩子。他的眼神充满了期待,指尖磨挲着被他倒拿着的圣经上同样倒着的金属十字。
像是仪式,他走到了教堂的另一端,点燃了另一根蜡烛。然后把他的圣经倒着放在了胸口,自己则稳稳当当的坐在了教堂最中央的,也是最神圣的座位上。

他像个兴奋的小孩子,甚至他还闭起了眼睛装作虔诚的圣人模样。
只有他知道,他到现在为止的所有动作都是为了给他的好哥哥一份惊喜的见面礼。

柚木普把厚重的大门推开,意外的,他没有闻到扑面而来的灰尘味道,也没有闻到意料之中的死亡的霉菌味。他抬头,看见教堂中央的一个人,两端蜡烛燃烧着,把他的存在烘托的像是梦境。

坐着的男孩睁开了眼睛,那是和柚木普一样的红色眼睛,只不过比他而言比较淡了些。

柚木司朝着柚木普走了过去,同时慢慢的伸开双手想去给他一个久违的拥抱——

瞬间,冰冷金属抵上脖颈的冰凉感打破了这种微妙的气氛。柚木普拿出了那把匕首,正抵在柚木司的脖颈前。

柚木司丝毫没有展露出恐惧的表情,甚至连惊讶也没有,他眼神里满是戏谑,缓缓抬手抚上柚木普的脸颊。几乎同时,柚木司轻笑了一声。
“阿普,你会杀了我吗?你已经间接的杀了我一次哦?”
“啊……对!对!就是这个表情!我很喜欢哦,你当初亲手把我绑上十字架的那个表情!”

他看着柚木普,一点都没有去理会那把冰凉匕首,咧开了嘴大笑起来。

柚木普此时睁大着眼睛,满脸的不可置信,甚至都能看见他眼眶里的液体。柚木司靠了过来,而他的握着匕首的手也渐渐软了下来。

他没做任何动作,包括柚木司吻他的时候。

评论(1)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