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口薛大爷

神不在的第十年
为自己而写

看不懂 这个世界就是墨香铜臭创造的 否认她否认她的人物还牛逼哄哄?还有别扯到薛洋可以吗?不管撕什么非要拿薛成美举个例子?时时刻刻心疼我家洋

三土:

哇噻真是恶心到极致,一面认亲娘一面否定她亲娘自己写出来的东西。顺带脏一手薛圈。这么能干的话先去把你wx圈的薛粉全部撕走再来啊。一到讲道理的时候就能做到选择性傻逼,一到泼脏水踩人的时候舌头灵活得都能翻到鼻孔上。

往生焰:

本来以为终于来了个可以进行学术交流的,还贴心地列出了一二三方便她逐条讨论。结果没法以理服人一顿东拉西扯用又回到试图给魔道juan立法的老套路。建议你juan独立建国并颁布忘羡思想审查法案,并将墨香言论收集整理成语录,吵架前先喊一句“墨香万岁”,并以语录内容为标准对对方进行反驳,要是吵不过,还能咬牙含泪用书脊悲愤地砸自己的头。

不过你juan在扣帽子的技能上真是炉火纯青,配角癌这个词我还真是第一次见。忘羡说江澄玛丽苏,也是叹为观止。

以及,第一次见不准他人发表异见反说自己权利被侵犯的,第一次听说诽谤罪的侵犯对象还包括纸片人,不知道污蔑我们“做调色盘污蔑墨香抄袭”算不算诽谤啊?法学院学生这种水平, 真是太让人想忧国忧民一下了。

【司普】不可见(1)

☆牧师司x吸血鬼普

夜晚总是静的像一潭死水,偶尔能听到成真旁边小溪的叹息,为这个愚昧糊涂的小镇叹息。
几户人家门口挂着破破烂烂的油灯在城镇散开几处光亮,对于浓浓的黑夜来说还是如此渺小。
并非是因为这个城镇足够安全,而是因为即使巡视了,这个城镇里的人还是会莫名其妙的失踪几个。
有些奇怪的非言流语传了出来——
“最近,城镇开始有人失踪了。”
“就是那位柚木牧师上位开始的啊……!”
“胡说八道……肯定是因为有可怕的恶魔,来,来慢慢的把我们镇子里的人慢慢的吃掉啊!”

柚木普披着那件漆黑的斗篷走着,斗篷里还穿着自己曾在国中就读时候的校服。按他的话说:“在这种破烂地方,有件这样的衣服穿就不错咯?难道还有挑三拣四的权利吗?”

他拉低了斗篷的帽檐,在黑夜里也不能放松警惕。他清楚那个巨大的教堂在哪里,因为那里曾是……把他的亲弟弟处决的地方。
吸血鬼在夜晚精力充沛,格外的活跃。柚木普仅仅是脚尖一点就跃上了房顶,随即他拉紧了斗篷,猩红的眸子打量着四周有没有人类的目光。
片刻,他张开了翅膀,巨大的蝠翼,翼膜末端像是被用火烤一般的残缺,然而据他所言这都是天生的,是否真实仍然有待考证。
他是明智的,若是在地上起飞难免会有起夜的人类看到这幅怪物的模样,自己的狩猎计划就也泡了汤。若是直接在房顶移动,脚步声更会让这些心神不宁的人类又搞出什么庞大的革命战争。

柚木普降落在教堂的门前。

教堂内,牧师的笑容愈发开朗,像是即将得到玩具的孩子。他的眼神充满了期待,指尖磨挲着被他倒拿着的圣经上同样倒着的金属十字。
像是仪式,他走到了教堂的另一端,点燃了另一根蜡烛。然后把他的圣经倒着放在了胸口,自己则稳稳当当的坐在了教堂最中央的,也是最神圣的座位上。

他像个兴奋的小孩子,甚至他还闭起了眼睛装作虔诚的圣人模样。
只有他知道,他到现在为止的所有动作都是为了给他的好哥哥一份惊喜的见面礼。

柚木普把厚重的大门推开,意外的,他没有闻到扑面而来的灰尘味道,也没有闻到意料之中的死亡的霉菌味。他抬头,看见教堂中央的一个人,两端蜡烛燃烧着,把他的存在烘托的像是梦境。

坐着的男孩睁开了眼睛,那是和柚木普一样的红色眼睛,只不过比他而言比较淡了些。

柚木司朝着柚木普走了过去,同时慢慢的伸开双手想去给他一个久违的拥抱——

瞬间,冰冷金属抵上脖颈的冰凉感打破了这种微妙的气氛。柚木普拿出了那把匕首,正抵在柚木司的脖颈前。

柚木司丝毫没有展露出恐惧的表情,甚至连惊讶也没有,他眼神里满是戏谑,缓缓抬手抚上柚木普的脸颊。几乎同时,柚木司轻笑了一声。
“阿普,你会杀了我吗?你已经间接的杀了我一次哦?”
“啊……对!对!就是这个表情!我很喜欢哦,你当初亲手把我绑上十字架的那个表情!”

他看着柚木普,一点都没有去理会那把冰凉匕首,咧开了嘴大笑起来。

柚木普此时睁大着眼睛,满脸的不可置信,甚至都能看见他眼眶里的液体。柚木司靠了过来,而他的握着匕首的手也渐渐软了下来。

他没做任何动作,包括柚木司吻他的时候。

不可见。(0)

柚木普今天感到烦躁。他已经有一个星期没有看到过一个人了,空空如也的胃袋正在作祟,哪怕一丁点血腥味都能让他发了疯。吸血鬼的本性在扰他心智,叫嚣着命令他主动去那破破烂烂的小镇里,吸干几个人的血。

城镇里熙熙攘攘的人群正七嘴八舌的谈论着新来的牧师,一位姓柚木的男孩。那男孩看模样只有十四五岁,但据那些奇怪的小道消息说,这位柚木牧师可是活了几十年的大圣人。 柚木司扯着他可爱夸张的笑容,他要来救赎这里的人们。他知道这个城镇的人是那么愚昧,他是这些愚民的神。
也就是说,神是要完成子民们的愿望的。
也就是说,完成愿望的报酬是由神决定的。

柚木司应当是个死人,因为他的哥哥而死。被捆绑在十字架上,被熊熊烈火焚烧。出现在这穷乡僻壤的地方单纯是因为自己根本不愿认同自己已经死亡的事实。每个幽灵能够存在于人世并为人能所看到,除了因为灵力强悍,还是因为他的依附物拥有生命。 所谓依附物,就是幽灵生前最珍视的东西,若是依附物被毁,幽灵也将灰飞烟灭。

夜晚,城镇漆黑一片,教堂里燃烧着一根蜡烛,富丽堂皇的教堂只有一小处被微光渲染,倒映着已死之人年轻俊俏的面庞,柚木司的笑容诡异又可怕,他双手倒着捧了一本圣经,歪了歪头眼神瞟向教堂雕刻着天使的窗户。柚木司清晰的声音传了出来,荡漾进月色当中。
“活着即是罪。”
“在这世上呼吸即是罪。”
“阿普,你和我的存在,是罪吗?”
牧师的笑在教堂内壁传来回音。
“可我现在仍然不想死,我至少要洗清这个破镇子的所有罪过。”

柚木普披上那巨大的漆黑风衣,这件风衣是他的弟弟送给他的,他曾嘲笑过:“这种衣服岂不是更显眼。”
可现在柚木普仍然好好的将它保存着。
这个孤独的吸血鬼并非不知道柚木司死而复生的消息,惊恐和对害死亲人的愧疚满满地占据心头。
“吸血鬼的心脏会跳吗?”
“不知道诶…但是我和阿普在一起的时候的确是会跳的哦?”
“你又不是吸血鬼。”
少时儿童们的嬉戏和打趣很令人怀念。柚木普有一张泛黄的照片,他对于柚木司,很愧疚,很愧疚。但在柚木司生前,他们绝对可以说是最好的兄弟——以及某些超越兄弟之间的事。
柚木普在夜晚潜进了城镇,他不知道柚木司在不在这里,但至少他,还不想见到柚木司。
这个城镇太小了,而且根本没有什么能够统率这里的领导人,至少在一星期前是这样的。教会尚且应该没有往这里派神父或是该死的牧师。

所以,教堂是他最好的藏身之处。

他也根本不知道,也料不到,柚木司正好在那里等着他到来。

司普
天使司x恶魔普。
牧师司x吸血鬼普。
占有欲。*原著向
双明星梗。
三月兔司x白兔普
占tag致歉

【雷卡】不为你唱的情歌(2)

☆歌手雷X画家卡 恋人设定




而后他像是轻轻松松的用他的素描铅笔勾勒了一个大概,而后笔直着他的腰杆,去细化整个画面。卡米尔在作画时有个好习惯,只要他开始有了灵感,在他无限大的脑海里有了画面,他就会立刻提笔创作,中途不会停止,可以用“废寝忘食”来形容。大概只有雷狮可以让他暂停他的工作吧,为什么用大概呢?因为雷狮从没有,也不会让卡米尔停止他的天马行空。

在雷狮的脑海里,恋人的身份大于兄弟的身份,但归根结底他们也还是兄弟。在雷狮抱着他的电吉他唱歌的时候,卡米尔最多会隔着个门板悄悄地去听雷狮的声音,他会享受似的闭上眼睛,在半夜三更,卡米尔或许还会在雷狮吵闹的摇滚乐中而困意全无。

卡米尔勾勾画画着,一个多小时后,画面便完整的呈现出来了。有人说画家的底稿只有本人看得懂,卡米尔也是如此,他稳重的性格让整幅画面充斥着辅助线。不过他稍稍眯起右眼,绕过椅子向后退了一米左右,仔仔细细的端详了一会儿这幅底稿,他闷闷的发出了一个“嗯”的单音节,看来是对这幅底稿很是满意了。

卡米尔主修水彩,他对色彩搭配有一种异于常人的天赋,他在完成这幅作品的整整四个小时中仅仅喝了一杯水,而他也没有发现雷狮从他的房间里出来已经过了一个小时,更没有发现雷狮看着他的画已经有三十分钟了。
卡米尔在画完最后一笔后吁出一口气,当他将画布披上画架盖住他的作品后,他揉乱了他的头发走进客厅,雷狮早已打开了电视,大大咧咧的翘着二郎腿,嘴里还叼着一根没点的香烟,在沙发上看着新闻联播。

卡米尔看着他这幅模样不禁叹了口气,他不知道雷狮有没有看到他的画,但是卡米尔也并不在意了,雷狮身上的酒气太浓了,他的鼻子在表示着抗议,也没多余的心思去像个花季少女一样考虑雷狮有没有看到他的画。卡米尔走上前去,站在雷狮跟前,用他一贯清清冷冷——就像是回荡在这个人间之外的声音,提醒雷狮已经十一点了。

雷狮干脆从嘴中把烟拿开,而后随手丢进了垃圾桶。他皱了皱眉头,低下了头,又迅速抬了起来。卡米尔满脸的冰冷,而他的内心却想着“大哥好像有点那什么的……抬头纹了?不……大概只是我想多了”。卡米尔伸手想去将雷狮拉起来,催促他去洗澡,而雷狮的心情在现在显然不太愉快,他“啧”了一声,握住卡米尔拉着他手臂的那个手腕,用力向自己一拉,自己也向沙发后倒去,让自己躺在沙发上,卡米尔就正正好好落入他的怀中。卡米尔还没反应过来,自己就已经倒在了雷狮的胸膛。

卡米尔也有些不悦,他锁紧眉头,想要去挣扎脱离雷狮的怀抱,奈何雷狮力气大的惊人,他意图离开无果。在他安生地待在雷狮怀里没过三四秒,雷狮的右手又加大了力度环紧了卡米尔的腰。随后雷狮用带了些无奈的声音说到:
“安迷修之前来电话了。”

“什么事?”

“我要走了,去S市参加一次选秀类节目的嘉宾评委……顺带有粉丝见面会。”

“我要走了。”当听到这四个字后卡米尔睁大了
他的眼睛,他的眸子是海蓝色的,很纯澈,用雷狮的话说,那比在远处眺望的海还要来的干净,好像过滤了一切肮脏的事物一样。他很害怕这句话,在十二岁的时候,雷狮也是撂下了这一句话,就匆匆离开了这个囚笼一般的家,不闻不问的失踪了两年,只是在卡米尔枕头旁边放了一张纸说要等他。但卡米尔实在是不能忍受在这种家庭苦等雷狮的日子,在十四岁就收拾了东西,瞒着继母和父亲,以及他另外两个哥哥跑了出来,结果发现雷狮就在家门口的超市吃泡面,还带着两个看着好像凶神恶煞的人。

卡米尔当时难受极了,不是因为他等着的人竟然就在家门口哧溜哧溜的吃着泡面(而且还挺欢),只是因为两年来未见雷狮突然而泛上来的点点想念,十四岁的卡米尔并未想那么多,对于当时的他来说,这种难受只是对于对雷狮这个爱护他到大的亲人的想念罢了。

“要去几天?”

“不长,一星期。”

“我等你回来。”

【请大家放心】LOFTER没有无差别封号和封禁文章!LOFTER的审核标准没有变化!

我靠 我靠 差点吓出人命来了 刚刚还想去啃杀戮跟踪的粮一听到这个消息突然背后发凉

Aran天道:

讲真这个误伤吓死人了好嘛!不过没事就好……


咕咕雞:



四百米大刀的誤傷(不




LOFTER官方博客:







下午收到用户反馈,LOFTER内大量用户的文章和账号无故被封禁。该现象系反垃圾处理系统在审核处理谣言内容时产生了误伤,现在已经开始将误封禁内容逐一审核解封,请大家耐心等待。








请大家放心,经跟审核部门确认,LOFTER近期审核标准没有发生变化,请放心使用LOFTER!目前审核系统已经修复。我们的审核标准保持不变,大家可以继续在LOFTER正常的发布内容!









干嘛打瑞金安雷tag???呃……欲言又止了

水流至东@Emily:

求你们看清楚,没了。🙌…

Flower.egg:

都给老子看清楚了,要是在不相关场合刷这个垃圾破梗,我把你怼进你家祖坟抠都抠不出来

挥舞的小剪刀:

对的,劳您们看清!

噬酸体:

漫画组是神是爹!!!!!!

橙色布鞋:

抱歉占下tag
各位同人作者们!
凯莉真!的!不!是!腐!女!
图片是询问漫画组后漫画组的回答
希望各位以后产粮的时候都注意一下!
感谢大家对于珍宝小姐的喜爱!

【雷卡】不为你唱的情歌(1)

歌手雷X画家卡恋人设定
非常OOC

燥热,该死的太阳还在天上炫耀似的愈来愈闪耀。雷狮叼着一个还冒着寒气的棒冰,时不时呲溜几下不让化掉的棒冰水滴下来。他并非不愿用手老老实实拿着冰棍,瞅瞅,左手臂右手臂上全挂着两大袋东西。后面的卡米尔倒是只拎了一个也不算小的塑料袋,一手握着冰棍末梢,安静的舔舐草莓味的冰棍。
卡米尔其实还是有些罪恶感,毕竟雷狮身上那真的可都是他要用的东西,本人不拿着反而让自己的堂兄拿着怎么可说得过去。他刚在路上
询问他的堂兄需不需要让自己拿一些,结果他粗暴的从自己手臂上扯下一个袋子给自己。然后潇洒的摆摆手说其他的让他来拿着就好。

雷狮是个歌手,说实话,他的确有副非常好听的嗓音,多少小姑娘听着他有磁性的声音就会被他迷昏了头脑,可惜雷狮这个人我行我素,他从来不听他所谓的经纪人说的话。卡米尔知道他的脾气,雷狮不会让别人左右他的思想,他需要的就是无拘无束的工作。
虽说如此……这也不是大哥您不好好练习的理由吧。卡米尔这么和雷狮说。
雷狮那时候开了一罐啤酒,他骨节分明的手看似轻飘飘的搭在啤酒罐上,但却意外的抓的很牢。他抿了一口然后反问卡米尔:“我又为什么要听你这个小家伙的话?卡米尔,别搞错了,我可是你大哥——”他故意拉长了尾音,想去逗卡米尔玩玩儿,哪知道这家伙直接站了起来朝门口走去,雷狮一皱眉心里暗说糟糕,然后突然起身,椅子差点儿没给他掀翻。
“你要去哪?”

“您的堂弟要去丢垃圾。”
雷狮叹了口气,这小子最近越来越容易和自己杠上,以前可从不会这样,他随手把啤酒放在一旁的柜子上。然后他故作打趣模样说:“垃圾,待会儿扔不也可以?”
卡米尔没说话,听着雷狮的话就要往外走。雷狮一把拉住他,迅速的在卡米尔的脸颊上亲了亲,然后看他忽的涨红了的脸。
噢,众所周知的,雷狮和卡米尔不光是堂兄弟,海师一对刚刚撮合成的恋人。

卡米尔也不恼与雷狮的做法,他天生有些记仇,但却从不会对雷狮有半点脾气,不过是对于大哥不屑于练习的态度而有些许的气愤罢了。不过雷狮好像会错意了,这也不尽然,卡米尔虽说知道雷狮的性子,但是,尽管卡米尔和雷狮是从小到大在一起生活的,卡米尔也不能够知道雷狮一举一动的目的和他的心思。

雷狮看他平日的冰山脸偶然的变成了一个番茄而感到好笑,他拿起柜子上面的啤酒,带上一旁的吉他,打着哈哈对卡米尔说自己要进去练习练习要在全国比赛上练习的歌。

不知道是不是卡米尔看错了,雷狮进房去的时候好像对着自己意味不明的笑了笑。

卡米尔下意识的眯起了右眼,伸手在空气中挥了挥,想要挥开在空气中的酒精味和淡淡的但又存在着的香烟味,这时候他才发觉,回家后还没开窗。

他起身走到了阳台上,他的画架是刻意放在这儿的,因为卡米尔觉得,在宽敞的地方作画能够更彻底地打开自己,去感受城市的喧嚣,天空云朵的移动,鸟儿啼鸣的声音,空气当中城市人快节奏的生活气息。他和雷狮住在十五楼,一眼看下去,马路街角的人急忙的奔走,街旁买菜的老阿姨扯着嗓子骂街。这让卡米尔感到莫名的舒适,他总是会说:“感觉自己真的在活着。”,而这句话总是被雷狮嘲讽说不懂你们文化人。

他闭上眼睛,想象了心中,对于现在活着的自己,最美的一幅场景。卡米尔吸了一口气,提起了笔……

可以可以

光也:

这是一个日后追溯用的小号:

时间顺:第一篇举证社团回应→本文


【相关人员】

社团侧: @kirin产出小分队  @None_诺奈  微博@二三团子

举证侧:本站,微博@这是一个日后追溯用的小号 

举证侧备份载点1:微博@这是一个日后追溯用的小号

举证侧备份载点2:https://github.com/peeDehTwaSohWeH/material-with-supplementary


【前情提要】

<2012年>

fz时期,侵权翻译吉尔伽美什史诗的英译本(商业出版物),并抄袭一个包含全文中译的硕士论文(并非无版权),还肆意删减和添油加醋。标记为腐向参加闪闪中心女性向本,社团和译者的发言包括“根本不是史诗,是耽美”、“两河流域文明是不是因为搅基才灭了的”等等诋毁和自认为有趣的低级玩笑。

<5年后,2017年>

fgo时期,当做无事发生过,几乎一字未改发在lofter上,但不提腐了,这回自我标榜翻译认真,踩正规中译本,猛怼和嘲讽提出合理异议的读者们“需要学学b站弹幕礼仪”,紧接着试图再次出本圈钱(未遂)。

 

【图片的内容】

P1-简单总结;

P2-对于回应的回应;


【其他想说的话?】

P1中的事件,我们秉承善意而保留所有意见,不做评价,但这将是本账号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回复社团微博@kirin产出小分队也即lofter@kirin产出小分队 的任何发言。感谢曾经阅读举证文和本文的所有读者,并在此希望社团及其译者能够最终给出让所有人满意的完整的解释,或者得以让大部分人认可的自证清白。

望各位读者和社团成员理解。

在微博上已经承诺的转发抽奖不受影响,如期完成。对本账号中之人有兴趣的读者、曾经给予帮助和支持的读者等等,拜谢各位的好意,愿我们今后有缘相会。

以上,祝好。

全体作者书。

渡海舟

送给小天使✔@Hyacinth 最终还是没有写第一人称真的果咩……这篇文原本打算一气呵成但是中途突然的改变想法了……


雷王星一如既往地又是灰霾的天气,愈发湿润的空气在低调的预告着二十四分钟十八秒后的雷阵雨。先是震耳欲聋的轰鸣声敲打鼓膜,接踵而至的将会是无数道霹雳雷电撕碎宁静的气氛。

卡米尔撇头去看了看窗外的景色,明明在这种不受太阳青睐的星球也会有无法计数的植被。他已经待在这个密闭的房间三年了。华丽的装饰和夸张的服饰将卡米尔点缀成名义上的雷王星皇子,内在不过只是雷王星的皇帝为了让那些在背后嚼他有个私生子的舌根,所以把他接了回去而已,这些,卡米尔都早已心知肚明。

有人说卡米尔太早也太过于成熟了。明明只是个六七岁的孩子,却好像是什么都知道似的。也有人说这孩子太过麻烦和讨厌了,看了眼他的照片便皱起眉头摇了摇头,然后憋出一句:“惹人厌的小毛头”。大抵是卡米尔在照片上的表情太过于冷淡,不同那时候的孩子,个个嬉皮笑脸的讨人喜欢。
那些人也说,像个没有感情的死人一样,一点儿都不讨喜!
“怪不得皇帝不要他了呢。”

卡米尔垂着眼眸回忆着在街角旮旯里听到的一些支言片语,笔笔直的坐在有鎏金把手的椅子上,过度装饰的巨大座椅更是衬得卡米尔那副在同龄人当中甚至还显得娇小柔弱的身子更加薄弱。他翻阅着对于别人来说难懂的文学作品或是关于雷王星历史的书籍。他沉溺于这些文字当中,这可能是对于他目前来说唯一的温暖慰藉。

门外传来急促叩门的声音,卡米尔下意识的望了望挂在门左边的挂钟,现在还没到午餐的时候……卡米尔勾了勾嘴角,露出难得一见的浅笑。
他已经知道来者是谁了——他的大哥雷狮。在卡米尔刚刚被接来皇宫的时候,雷狮穿着华丽的衣裳,巨大又鲜艳的披风被精心的装饰在雷狮硬朗的背后。

那时候雷狮只是挑了挑眉,对这个蓝眼睛的新来的皇弟被感兴趣。当然,在后来,雷狮说单纯只是对这个带着满身压抑气息的男孩儿来到宫廷舞会而好奇而已。
后来,这个从小就带着戾气和不可一世的气息的未来皇帝有时候就大摇大摆的去拜访他新来的皇弟。他总是说,卡米尔的眼睛很美,像是以前那个总是侍奉父皇的那位贴身侍女。

卡米尔清了清嗓子,带着软糯的声音仍然保持了良好的礼仪:“请进。”
雷狮在他话音刚落就推开了门,卡米尔已站在他面前深深地鞠了个躬。雷狮扭起了眉毛,显然是对他这幅毕恭毕敬的模样不太乐意,但也只是撇撇嘴,也没说什么。

卡米尔从之前就是如此,一脸淡然的模样,明明根本没人教他关于皇族的礼仪,自己却自学的有模有样,雷狮很是厌烦这种徒有其表的繁复的礼仪,在他眼里不过是假装忠诚的假动作罢了。

雷狮绕过了他径直坐到他的桌前,卡米尔关上门也走了过去。雷狮忽的叫了他一声:“卡米尔。”被叫到的那人不自主打了个激灵,他刚刚才盯着他大哥的侧脸盯得出了神。

卡米尔自打来到这个冰冷冷的皇宫,没有那位身为侍女的母亲照料和关心,独自一人身处这个对他议论纷纷的地方。他甚至隔着房间的墙壁都能听到几个下人在走廊嘀嘀咕咕着他,在那时候,卡米尔觉得自己甚至就要死了,就和他们口中的一样,去做个死人。

不过,他更加觉得自己像漂泊在海面上,离开自己熟悉的一切,在冰冷的海水中暴露无遗,周围的波澜细细碎碎传来鄙夷的声音。周遭就是无情的海水,
雷狮的眼睛总是能让卡米尔倍感兴趣,通常来说,雷狮是他平日里唯一能稍微接近的人了。连女仆都只是匆匆忙忙进了房间,替他送饭罢了,雷狮的紫色眼睛直接的向天下宣布了他的性格,不拘一格,渴望自由,他永远也不会被什么所控制。
卡米尔在心底自嘲的说着:“看吧,他和你不一样”。他又摇了摇头,告诉自己不过暂时的强制性的束缚罢了,谁不渴望更加火热的自由呢。

雷狮看着他仍旧在发呆,便来了气:“喂,小鬼,不好好听别人说话可是没教养的表现。而且你居然敢对我这幅心不在焉的模样,不怕被责罚吗?”突然增长的音量猝不及防把卡米尔吓了一跳,他顿时红了脸,对于在皇兄面前出这样的丑而惊慌失措,他又低下了头轻轻的说对不起。雷狮冷冷的哼了一声:“卡米尔,我不是来听你干巴巴的道歉的。”而后又抬起了头拔高一点音量说:“今晚是贵族聚餐,你不去?”
卡米尔茫然的摇了摇头,他压根就不知道关于皇室的一切行动,皇帝只想要把他牢牢锁在一个地方,彻底让他淡出所有人的记忆。然后卡米尔做了个简短的回答:“我不知道这件事。”
雷狮笑了,他觉得这个孩子的种种反应实在是有趣,没有想说去或不去,若是说了去,雷狮真可能不带他去,按雷狮的性子,他要如何闹腾皇帝也是管不住他的。如此简单,这个蓝眼睛的小鬼是想要自己说些关于自家老爹的事儿嘛。他单手撑着头,墨色发丝透过指隙泄出,眼神含着些许戏谑和期待,他吸了口气开口:“今晚是贵族的聚餐,你只需要说声去或不去。”
卡米尔愣了愣,他甚至没有过多考虑便作了否定的回答,理由单纯只是因为他不想再去听那些老头子叽叽喳喳的辱骂,在他看来这是对耳朵造成不必要的损害,对本身来说已经麻木了。

听到他的回答雷狮不禁又笑了笑,他惊讶于卡米尔的回答,又觉得他的回答也在情理之中。他歪头想了想,同他说:“那么巧,我也不打算去。今晚想和大哥我去看看星星瞅瞅月亮吗?”
“这样是不是不太好,大哥……”

“怎么?你不想去?”

“不……只不过您的身份不出席这次聚会真的妥当吗?”

“噗嗤,这次聚会都是那群老头子老太婆的事情,我去又有什么用?我不去又有谁管得了我雷狮?”

“……大哥您开心就好”

话到这儿雷狮又不乐意了,他伸手弹了一下卡米尔的额头,突如其来的“袭击”让卡米尔猝不及防小小惊呼了一声,雷狮下手没有轻重,卡米尔只能轻轻揉了揉自己的额头。

“你小子和大哥敢这么说话,是不是我最近待你太好了?”

“抱歉,大哥。”

卡米尔暗自只知道雷狮好像是生他气了,而孩子尚还不知道的事雷狮绝非那么容易生气的人,他的处世之道大多是玩世不恭的,怎会和一个比他弱小的人生这种无所谓大小的浪费自己的情绪。

“就这样决定了,今晚……呃,七点在城堡的后庭汇合咯。”他故作潇洒模样的甩下了一句话,然后又酷炫的一甩头离开了卡米尔的房间。卡米尔心中仍有疑惑,平日里雷狮可不是这幅样子,以前的雷狮总是会进来揉乱和他相同颜色的头发,看自己被雷狮紧紧贴着而微微发红的脸颊,偶尔硬拉扯着自己去皇宫的后庭玩耍。仔细思考了一下雷狮最后的话,“汇合”……是什么意思呢?

七点的后庭里乌漆墨黑,只剩下风吹过草木的窸窸窣窣的声音,卡米尔显然比雷狮先到了,他独自站在了后庭中,不习惯黑暗的他缩起来了脖子,天气到了晚上有些冷,更何况是多雨多雷电的星球呢?

卡米尔昏昏沉沉的在脑内分心想着今早看的书的内容,丝毫没发觉自己在等着的人就在自己后面。雷狮带来了一条红色围巾,看见自己的蓝眼睛弟弟缩着脖子等着他的确有些好笑。他出人意料的什么也没说,就安静的替卡米尔围上了围巾。

卡米尔对脖子上突然出现了保暖的东西只是吃惊了两秒时间,他下意识的眯起了右眼,向后转过去面对着他的大哥。
“大哥,您迟到了。”


“无所谓,反正我们不会再被这种订的死死的规矩束缚在这里了。”

他有些兴奋,卡米尔想到。

突然的,雷狮抓住了卡米尔的手腕。卡米尔刚刚才发现,雷狮穿了一身完全不符合皇宫内要求的华丽衣服,他是真正的吃惊了,他又想到早晨雷狮口中的“汇合”。疑问还没来得及蹦出口,雷狮的几句话就堵住了他的嘴。

“卡米尔,我想要离开这里,去做个宇宙海盗。嗯,就和上次我们去剿灭的宇宙海盗一样。”
卡米尔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的确在听,他心中没有过多的想法,单纯的认为雷狮本来就属于外面,雄狮本就不该被铁链锁在笼子里,当个在小小铁笼里面的霸王,他是如此高傲,怎么可以在这相比宇宙中如此渺小的雷王星做个小小的皇子,他应当是属于宇宙的,他应当成为整个世界的王,而卡米尔,他,只需要在他膝下俯首称臣罢了。

“所以……你要和我一起去吗?你可以说不。”

“我有选择吗,除了为您而活,我并没有任何选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