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口薛大爷

神不在的第十年
为自己而写

不可见。(0)

柚木普今天感到烦躁。他已经有一个星期没有看到过一个人了,空空如也的胃袋正在作祟,哪怕一丁点血腥味都能让他发了疯。吸血鬼的本性在扰他心智,叫嚣着命令他主动去那破破烂烂的小镇里,吸干几个人的血。

城镇里熙熙攘攘的人群正七嘴八舌的谈论着新来的牧师,一位姓柚木的男孩。那男孩看模样只有十四五岁,但据那些奇怪的小道消息说,这位柚木牧师可是活了几十年的大圣人。 柚木司扯着他可爱夸张的笑容,他要来救赎这里的人们。他知道这个城镇的人是那么愚昧,他是这些愚民的神。
也就是说,神是要完成子民们的愿望的。
也就是说,完成愿望的报酬是由神决定的。

柚木司应当是个死人,因为他的哥哥而死。被捆绑在十字架上,被熊熊烈火焚烧。出现在这穷乡僻壤的地方单纯是因为自己根本不愿认同自己已经死亡的事实。每个幽灵能够存在于人世并为人能所看到,除了因为灵力强悍,还是因为他的依附物拥有生命。 所谓依附物,就是幽灵生前最珍视的东西,若是依附物被毁,幽灵也将灰飞烟灭。

夜晚,城镇漆黑一片,教堂里燃烧着一根蜡烛,富丽堂皇的教堂只有一小处被微光渲染,倒映着已死之人年轻俊俏的面庞,柚木司的笑容诡异又可怕,他双手倒着捧了一本圣经,歪了歪头眼神瞟向教堂雕刻着天使的窗户。柚木司清晰的声音传了出来,荡漾进月色当中。
“活着即是罪。”
“在这世上呼吸即是罪。”
“阿普,你和我的存在,是罪吗?”
牧师的笑在教堂内壁传来回音。
“可我现在仍然不想死,我至少要洗清这个破镇子的所有罪过。”

柚木普披上那巨大的漆黑风衣,这件风衣是他的弟弟送给他的,他曾嘲笑过:“这种衣服岂不是更显眼。”
可现在柚木普仍然好好的将它保存着。
这个孤独的吸血鬼并非不知道柚木司死而复生的消息,惊恐和对害死亲人的愧疚满满地占据心头。
“吸血鬼的心脏会跳吗?”
“不知道诶…但是我和阿普在一起的时候的确是会跳的哦?”
“你又不是吸血鬼。”
少时儿童们的嬉戏和打趣很令人怀念。柚木普有一张泛黄的照片,他对于柚木司,很愧疚,很愧疚。但在柚木司生前,他们绝对可以说是最好的兄弟——以及某些超越兄弟之间的事。
柚木普在夜晚潜进了城镇,他不知道柚木司在不在这里,但至少他,还不想见到柚木司。
这个城镇太小了,而且根本没有什么能够统率这里的领导人,至少在一星期前是这样的。教会尚且应该没有往这里派神父或是该死的牧师。

所以,教堂是他最好的藏身之处。

他也根本不知道,也料不到,柚木司正好在那里等着他到来。

评论(6)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