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口薛大爷

神不在的第十年
为自己而写

【雷卡】不为你唱的情歌(2)

☆歌手雷X画家卡 恋人设定




而后他像是轻轻松松的用他的素描铅笔勾勒了一个大概,而后笔直着他的腰杆,去细化整个画面。卡米尔在作画时有个好习惯,只要他开始有了灵感,在他无限大的脑海里有了画面,他就会立刻提笔创作,中途不会停止,可以用“废寝忘食”来形容。大概只有雷狮可以让他暂停他的工作吧,为什么用大概呢?因为雷狮从没有,也不会让卡米尔停止他的天马行空。

在雷狮的脑海里,恋人的身份大于兄弟的身份,但归根结底他们也还是兄弟。在雷狮抱着他的电吉他唱歌的时候,卡米尔最多会隔着个门板悄悄地去听雷狮的声音,他会享受似的闭上眼睛,在半夜三更,卡米尔或许还会在雷狮吵闹的摇滚乐中而困意全无。

卡米尔勾勾画画着,一个多小时后,画面便完整的呈现出来了。有人说画家的底稿只有本人看得懂,卡米尔也是如此,他稳重的性格让整幅画面充斥着辅助线。不过他稍稍眯起右眼,绕过椅子向后退了一米左右,仔仔细细的端详了一会儿这幅底稿,他闷闷的发出了一个“嗯”的单音节,看来是对这幅底稿很是满意了。

卡米尔主修水彩,他对色彩搭配有一种异于常人的天赋,他在完成这幅作品的整整四个小时中仅仅喝了一杯水,而他也没有发现雷狮从他的房间里出来已经过了一个小时,更没有发现雷狮看着他的画已经有三十分钟了。
卡米尔在画完最后一笔后吁出一口气,当他将画布披上画架盖住他的作品后,他揉乱了他的头发走进客厅,雷狮早已打开了电视,大大咧咧的翘着二郎腿,嘴里还叼着一根没点的香烟,在沙发上看着新闻联播。

卡米尔看着他这幅模样不禁叹了口气,他不知道雷狮有没有看到他的画,但是卡米尔也并不在意了,雷狮身上的酒气太浓了,他的鼻子在表示着抗议,也没多余的心思去像个花季少女一样考虑雷狮有没有看到他的画。卡米尔走上前去,站在雷狮跟前,用他一贯清清冷冷——就像是回荡在这个人间之外的声音,提醒雷狮已经十一点了。

雷狮干脆从嘴中把烟拿开,而后随手丢进了垃圾桶。他皱了皱眉头,低下了头,又迅速抬了起来。卡米尔满脸的冰冷,而他的内心却想着“大哥好像有点那什么的……抬头纹了?不……大概只是我想多了”。卡米尔伸手想去将雷狮拉起来,催促他去洗澡,而雷狮的心情在现在显然不太愉快,他“啧”了一声,握住卡米尔拉着他手臂的那个手腕,用力向自己一拉,自己也向沙发后倒去,让自己躺在沙发上,卡米尔就正正好好落入他的怀中。卡米尔还没反应过来,自己就已经倒在了雷狮的胸膛。

卡米尔也有些不悦,他锁紧眉头,想要去挣扎脱离雷狮的怀抱,奈何雷狮力气大的惊人,他意图离开无果。在他安生地待在雷狮怀里没过三四秒,雷狮的右手又加大了力度环紧了卡米尔的腰。随后雷狮用带了些无奈的声音说到:
“安迷修之前来电话了。”

“什么事?”

“我要走了,去S市参加一次选秀类节目的嘉宾评委……顺带有粉丝见面会。”

“我要走了。”当听到这四个字后卡米尔睁大了
他的眼睛,他的眸子是海蓝色的,很纯澈,用雷狮的话说,那比在远处眺望的海还要来的干净,好像过滤了一切肮脏的事物一样。他很害怕这句话,在十二岁的时候,雷狮也是撂下了这一句话,就匆匆离开了这个囚笼一般的家,不闻不问的失踪了两年,只是在卡米尔枕头旁边放了一张纸说要等他。但卡米尔实在是不能忍受在这种家庭苦等雷狮的日子,在十四岁就收拾了东西,瞒着继母和父亲,以及他另外两个哥哥跑了出来,结果发现雷狮就在家门口的超市吃泡面,还带着两个看着好像凶神恶煞的人。

卡米尔当时难受极了,不是因为他等着的人竟然就在家门口哧溜哧溜的吃着泡面(而且还挺欢),只是因为两年来未见雷狮突然而泛上来的点点想念,十四岁的卡米尔并未想那么多,对于当时的他来说,这种难受只是对于对雷狮这个爱护他到大的亲人的想念罢了。

“要去几天?”

“不长,一星期。”

“我等你回来。”

评论(2)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