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口薛大爷

神不在的第十年
为自己而写

渡海舟

送给小天使✔@Hyacinth 最终还是没有写第一人称真的果咩……这篇文原本打算一气呵成但是中途突然的改变想法了……


雷王星一如既往地又是灰霾的天气,愈发湿润的空气在低调的预告着二十四分钟十八秒后的雷阵雨。先是震耳欲聋的轰鸣声敲打鼓膜,接踵而至的将会是无数道霹雳雷电撕碎宁静的气氛。

卡米尔撇头去看了看窗外的景色,明明在这种不受太阳青睐的星球也会有无法计数的植被。他已经待在这个密闭的房间三年了。华丽的装饰和夸张的服饰将卡米尔点缀成名义上的雷王星皇子,内在不过只是雷王星的皇帝为了让那些在背后嚼他有个私生子的舌根,所以把他接了回去而已,这些,卡米尔都早已心知肚明。

有人说卡米尔太早也太过于成熟了。明明只是个六七岁的孩子,却好像是什么都知道似的。也有人说这孩子太过麻烦和讨厌了,看了眼他的照片便皱起眉头摇了摇头,然后憋出一句:“惹人厌的小毛头”。大抵是卡米尔在照片上的表情太过于冷淡,不同那时候的孩子,个个嬉皮笑脸的讨人喜欢。
那些人也说,像个没有感情的死人一样,一点儿都不讨喜!
“怪不得皇帝不要他了呢。”

卡米尔垂着眼眸回忆着在街角旮旯里听到的一些支言片语,笔笔直的坐在有鎏金把手的椅子上,过度装饰的巨大座椅更是衬得卡米尔那副在同龄人当中甚至还显得娇小柔弱的身子更加薄弱。他翻阅着对于别人来说难懂的文学作品或是关于雷王星历史的书籍。他沉溺于这些文字当中,这可能是对于他目前来说唯一的温暖慰藉。

门外传来急促叩门的声音,卡米尔下意识的望了望挂在门左边的挂钟,现在还没到午餐的时候……卡米尔勾了勾嘴角,露出难得一见的浅笑。
他已经知道来者是谁了——他的大哥雷狮。在卡米尔刚刚被接来皇宫的时候,雷狮穿着华丽的衣裳,巨大又鲜艳的披风被精心的装饰在雷狮硬朗的背后。

那时候雷狮只是挑了挑眉,对这个蓝眼睛的新来的皇弟被感兴趣。当然,在后来,雷狮说单纯只是对这个带着满身压抑气息的男孩儿来到宫廷舞会而好奇而已。
后来,这个从小就带着戾气和不可一世的气息的未来皇帝有时候就大摇大摆的去拜访他新来的皇弟。他总是说,卡米尔的眼睛很美,像是以前那个总是侍奉父皇的那位贴身侍女。

卡米尔清了清嗓子,带着软糯的声音仍然保持了良好的礼仪:“请进。”
雷狮在他话音刚落就推开了门,卡米尔已站在他面前深深地鞠了个躬。雷狮扭起了眉毛,显然是对他这幅毕恭毕敬的模样不太乐意,但也只是撇撇嘴,也没说什么。

卡米尔从之前就是如此,一脸淡然的模样,明明根本没人教他关于皇族的礼仪,自己却自学的有模有样,雷狮很是厌烦这种徒有其表的繁复的礼仪,在他眼里不过是假装忠诚的假动作罢了。

雷狮绕过了他径直坐到他的桌前,卡米尔关上门也走了过去。雷狮忽的叫了他一声:“卡米尔。”被叫到的那人不自主打了个激灵,他刚刚才盯着他大哥的侧脸盯得出了神。

卡米尔自打来到这个冰冷冷的皇宫,没有那位身为侍女的母亲照料和关心,独自一人身处这个对他议论纷纷的地方。他甚至隔着房间的墙壁都能听到几个下人在走廊嘀嘀咕咕着他,在那时候,卡米尔觉得自己甚至就要死了,就和他们口中的一样,去做个死人。

不过,他更加觉得自己像漂泊在海面上,离开自己熟悉的一切,在冰冷的海水中暴露无遗,周围的波澜细细碎碎传来鄙夷的声音。周遭就是无情的海水,
雷狮的眼睛总是能让卡米尔倍感兴趣,通常来说,雷狮是他平日里唯一能稍微接近的人了。连女仆都只是匆匆忙忙进了房间,替他送饭罢了,雷狮的紫色眼睛直接的向天下宣布了他的性格,不拘一格,渴望自由,他永远也不会被什么所控制。
卡米尔在心底自嘲的说着:“看吧,他和你不一样”。他又摇了摇头,告诉自己不过暂时的强制性的束缚罢了,谁不渴望更加火热的自由呢。

雷狮看着他仍旧在发呆,便来了气:“喂,小鬼,不好好听别人说话可是没教养的表现。而且你居然敢对我这幅心不在焉的模样,不怕被责罚吗?”突然增长的音量猝不及防把卡米尔吓了一跳,他顿时红了脸,对于在皇兄面前出这样的丑而惊慌失措,他又低下了头轻轻的说对不起。雷狮冷冷的哼了一声:“卡米尔,我不是来听你干巴巴的道歉的。”而后又抬起了头拔高一点音量说:“今晚是贵族聚餐,你不去?”
卡米尔茫然的摇了摇头,他压根就不知道关于皇室的一切行动,皇帝只想要把他牢牢锁在一个地方,彻底让他淡出所有人的记忆。然后卡米尔做了个简短的回答:“我不知道这件事。”
雷狮笑了,他觉得这个孩子的种种反应实在是有趣,没有想说去或不去,若是说了去,雷狮真可能不带他去,按雷狮的性子,他要如何闹腾皇帝也是管不住他的。如此简单,这个蓝眼睛的小鬼是想要自己说些关于自家老爹的事儿嘛。他单手撑着头,墨色发丝透过指隙泄出,眼神含着些许戏谑和期待,他吸了口气开口:“今晚是贵族的聚餐,你只需要说声去或不去。”
卡米尔愣了愣,他甚至没有过多考虑便作了否定的回答,理由单纯只是因为他不想再去听那些老头子叽叽喳喳的辱骂,在他看来这是对耳朵造成不必要的损害,对本身来说已经麻木了。

听到他的回答雷狮不禁又笑了笑,他惊讶于卡米尔的回答,又觉得他的回答也在情理之中。他歪头想了想,同他说:“那么巧,我也不打算去。今晚想和大哥我去看看星星瞅瞅月亮吗?”
“这样是不是不太好,大哥……”

“怎么?你不想去?”

“不……只不过您的身份不出席这次聚会真的妥当吗?”

“噗嗤,这次聚会都是那群老头子老太婆的事情,我去又有什么用?我不去又有谁管得了我雷狮?”

“……大哥您开心就好”

话到这儿雷狮又不乐意了,他伸手弹了一下卡米尔的额头,突如其来的“袭击”让卡米尔猝不及防小小惊呼了一声,雷狮下手没有轻重,卡米尔只能轻轻揉了揉自己的额头。

“你小子和大哥敢这么说话,是不是我最近待你太好了?”

“抱歉,大哥。”

卡米尔暗自只知道雷狮好像是生他气了,而孩子尚还不知道的事雷狮绝非那么容易生气的人,他的处世之道大多是玩世不恭的,怎会和一个比他弱小的人生这种无所谓大小的浪费自己的情绪。

“就这样决定了,今晚……呃,七点在城堡的后庭汇合咯。”他故作潇洒模样的甩下了一句话,然后又酷炫的一甩头离开了卡米尔的房间。卡米尔心中仍有疑惑,平日里雷狮可不是这幅样子,以前的雷狮总是会进来揉乱和他相同颜色的头发,看自己被雷狮紧紧贴着而微微发红的脸颊,偶尔硬拉扯着自己去皇宫的后庭玩耍。仔细思考了一下雷狮最后的话,“汇合”……是什么意思呢?

七点的后庭里乌漆墨黑,只剩下风吹过草木的窸窸窣窣的声音,卡米尔显然比雷狮先到了,他独自站在了后庭中,不习惯黑暗的他缩起来了脖子,天气到了晚上有些冷,更何况是多雨多雷电的星球呢?

卡米尔昏昏沉沉的在脑内分心想着今早看的书的内容,丝毫没发觉自己在等着的人就在自己后面。雷狮带来了一条红色围巾,看见自己的蓝眼睛弟弟缩着脖子等着他的确有些好笑。他出人意料的什么也没说,就安静的替卡米尔围上了围巾。

卡米尔对脖子上突然出现了保暖的东西只是吃惊了两秒时间,他下意识的眯起了右眼,向后转过去面对着他的大哥。
“大哥,您迟到了。”


“无所谓,反正我们不会再被这种订的死死的规矩束缚在这里了。”

他有些兴奋,卡米尔想到。

突然的,雷狮抓住了卡米尔的手腕。卡米尔刚刚才发现,雷狮穿了一身完全不符合皇宫内要求的华丽衣服,他是真正的吃惊了,他又想到早晨雷狮口中的“汇合”。疑问还没来得及蹦出口,雷狮的几句话就堵住了他的嘴。

“卡米尔,我想要离开这里,去做个宇宙海盗。嗯,就和上次我们去剿灭的宇宙海盗一样。”
卡米尔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的确在听,他心中没有过多的想法,单纯的认为雷狮本来就属于外面,雄狮本就不该被铁链锁在笼子里,当个在小小铁笼里面的霸王,他是如此高傲,怎么可以在这相比宇宙中如此渺小的雷王星做个小小的皇子,他应当是属于宇宙的,他应当成为整个世界的王,而卡米尔,他,只需要在他膝下俯首称臣罢了。

“所以……你要和我一起去吗?你可以说不。”

“我有选择吗,除了为您而活,我并没有任何选择了。”

评论(2)

热度(18)